诺寅

撑伞 瑟瑟发抖的在冬天里去送件

微小的雪片,在长时间的坠落后,积出了一层一层的白,盖在了房顶,车辆,树木上

我又担心你冷,想去看看你,唯一安慰死亡是万物的唯一结局

小豆之家:

笑える程永く僕らは目を閉じ
我们闭上了双眼,同我们的笑容一样长久
生まれたての秘密を分け合う
一起分享关于诞生的秘密
例えば「もう今は、水の無い海」
比如“没有水的海洋”
何処までも続くようなカーブ、足跡二つ。
无限延伸的弧线上,只有我们的足迹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
但好像都要消失了
息を止めて耳を噛んだ。名前だけ響かせて
停止呼吸,俯耳诉说。只有我们名字的声响。

水も無しに育つ花なんて無いよ
没有哪朵鲜花可以离开水份盛开
君もそうだろ?
你也是一样吧
あの日胸を叩いてた心音と
只要想起那天敲打胸腔的心跳声
冷えきってた街の体温を二つだけ思い出すなら
还有冰冷的街道的体温
「変わらない夜の闇」
“不变夜色里的黑暗”
「放物線を描いては消える流星」を
“划出抛物线而后消失的流星”
一つ二つ目で追い、笑うよ
目送着它们一颗颗飞逝,而后欢笑
わからないように
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息を止めて胸に触れたまま名前さえ聞こえない
停止呼吸,抚摸着你的胸膛,却再也听不到你的名字
恋も無しに生まれるものなんて無いよ
没有哪条生命可以离开爱情生存
君もそうだろ?
你也是一样吧
今も聞こえるあの日の残響と
只要想起时至今日仍能听到的那天的余响
冷えきってた街の体温を二つだけ思い出すなら
还有冰冷的街道的体温
「変わりゆく夜の闇」
“流转夜色里的黑暗”
「放物線を描いては消える流星」が
“划出抛物线而后消失的流星”
一つ、また一つ
一颗,又一颗
あの日胸を叩いてた心音と
只要想起那天敲打胸腔的心跳声
冷えきってた街の体温を二つだけ思い出すなら
还有冰冷的街道的体温
「変わらない夜の闇」
“不变夜色里的黑暗”
「放物線を描いては消える流星」を
“划出抛物线而后消失的流星”
一つ二つ目で追い、笑うよ
目送着它们一颗颗飞逝,而后欢笑
わからないように
我们装作对一切无知
わからないように
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小豆之家敬上!

今天很冷

心情不好也不坏

就是挺想我爸爸的

其实我知道

他在人间的劫难他走完了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回去睡觉

和其实心里有矛盾的二逼同学有一句没一句聊聊

她扎我痛处

我回扎

你在的话

应该是劝我做人要忍耐要宽容

可你忍气吞声长久忍耐的一辈子哪有什么快乐含量

你总觉得忍到最后会好的

可是却是掉入深渊

于是我也有了心魔

想跳下去,没有勇气,行尸走肉的活着,再小心翼翼努力干活也不过如此。

都知道要放手不再挣扎,但何其困难,一同逝去的还有活着的人。
有一张桌子打我记事起就在家里,后来搬来新房,你也给搬了过来,你是喜欢写字的,但你没有几次机会安静的坐下,你生活在一个喧闹的环境,有一个吵闹不休的女儿,生离死别令人崩溃,骂骂咧咧,放声大哭到不得不沉默。没人会把琐事处理的细致,没人会再安静地站在那里,一直冲我笑,我也不想再碰那些桌子。

不知道好不好看
但那句永远在一起好戳我
到如今
年复一年
我不能停止怀念
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人还是没有来生没有灵魂好,负罪感,矛盾的嫉妒心,没有完全平息的愤怒,日日夜夜折磨我,失败的人生,原本可以得过且过勉强撑下去的生活,在你消失以后,就只剩下痛苦,我为何活着?我为何不能把生命送给你?我的存在从来就是错误的。你让我无处可逃,你让我不得不活着,维系着余生。你把我唯一的快乐给毁了。我想恨你,可是我做不到,我只能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