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寅

想跳下去,没有勇气,行尸走肉的活着,再小心翼翼努力干活也不过如此。

都知道要放手不再挣扎,但何其困难,一同逝去的还有活着的人。
有一张桌子打我记事起就在家里,后来搬来新房,你也给搬了过来,你是喜欢写字的,但你没有几次机会安静的坐下,你生活在一个喧闹的环境,有一个吵闹不休的女儿,生离死别令人崩溃,骂骂咧咧,放声大哭到不得不沉默。没人会把琐事处理的细致,没人会再安静地站在那里,一直冲我笑,我也不想再碰那些桌子。

不知道好不好看
但那句永远在一起好戳我
到如今
年复一年
我不能停止怀念
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人还是没有来生没有灵魂好,负罪感,矛盾的嫉妒心,没有完全平息的愤怒,日日夜夜折磨我,失败的人生,原本可以得过且过勉强撑下去的生活,在你消失以后,就只剩下痛苦,我为何活着?我为何不能把生命送给你?我的存在从来就是错误的。你让我无处可逃,你让我不得不活着,维系着余生。你把我唯一的快乐给毁了。我想恨你,可是我做不到,我只能恨自己。

你的执拗 我的害怕
都成了历史
这是个荒芜的世界
重复每个清醒 每场浑噩 每阵刺痛
娃娃机里给你抓的小猪不知道何时起躺倒在你的照片下,我也是别过头突然发现――
她要是有灵魂,会不会比我更容易的找到你
睡觉都给自己涂了口红💄,想要营造一个有气色的表相
深夜我更想你了,又觉得没资格一直想你

几乎一整个白天大多的时间里,我都占着你的桌子,我维持着你的动作,一个个封着雨伞,结束以后,脊背往往痛的不是自己,我会躺一下下,我没有你的勤快机灵,我把事情搞得一团糟,我做的没你好,可你不会回来了。
昨天夜里我突然想起了你二哥,想起送你的那天,他着急的找我付钱,四百块钱,不多,可是数字还有他的急切让我不是滋味,我知道我是嫉妒,嫉妒他还在为生计金钱奔波,嫉妒他们还能好好生活,等来了妻子的细心照顾,你也要等到我们的回头,可你走了。再也不回来。
人这辈子,能得到相等的感情其实已经是一种幸运。
我有些难以呼吸,可我好好的活着。
不可以再汲取别人的情感,付出不要计较,就那样吧。人的情感不是一项投资,而仅仅是你情我愿。
无法拉回那么愿意照顾我们的你,就该接受独自存在。

我是个废物……
靠姐姐接济活着……
真想人生删号
怕痛怕忘记你

拿细布条缠绕脖子
紧紧一勒
当呼吸困难的时候
又放开了手
我还不想死
又很想死
我想回到你身边
又想永远记得你
你怎么就不醒来呢
你知道我有多累
多痛
多想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