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寅

都知道要放手不再挣扎,但何其困难,一同逝去的还有活着的人。
有一张桌子打我记事起就在家里,后来搬来新房,你也给搬了过来,你是喜欢写字的,但你没有几次机会安静的坐下,你生活在一个喧闹的环境,有一个吵闹不休的女儿,生离死别令人崩溃,骂骂咧咧,放声大哭到不得不沉默。没人会把琐事处理的细致,没人会再安静地站在那里,一直冲我笑,我也不想再碰那些桌子。

评论